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学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撩了王爷还想跑

更新时间:2019-09-05 15:22:34

撩了王爷还想跑 hg6686黑钱|官方网站

撩了王爷还想跑

来源:微阅云作者:深青色分类:言情主角:阮棠赫连寒

主角是阮棠赫连寒的书名叫《撩了王爷还想跑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深青色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代妹出嫁,她一跃成为晋王妃。只可惜,这位便宜夫君,满心满眼都是自己那白莲花妹妹。小妾作妖,夫君厌弃,连娘家依靠都没有!作为医毒首席,岂能就如此坐以待毙?踢渣男,虐白莲,困境之中,逆风翻盘!当她终于重获自由,准备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,这位不近女色的皇太子,却忽然崩了人设!“怎么?摸了孤身子,想跑?”惹不起,惹不起,某女收拾收拾准备跑路,却被逮个正着!拉回来,振夫纲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林素珍闻言神色一紧,瞬间抓紧了阮瑜洲的手,阮瑜洲被她抓的疼痛,惯坏的模样不可理喻,强词夺理道:“你现在是晋王妃,贡品轻而易举都能拿到!”

林素珍紧张的神色,随之放松,“可不就是,皇上疼爱晋王是大家有目共睹之事,你现在身为晋王妃,小小的贡品,自然而然沾了晋王的光!”

阮棠瞧着阮瑜洲眼中闪过一抹痛色,她的一胞同母的亲弟弟,在强词夺理牟足了力气,想要她的命。

阮棠压了压眼中的痛色,随知把手中的黑布,重新举到赫连寒面前:“王爷,臣妾回门,可是没有拿一丁点东西回来,这个,你可不能冤枉臣妾!”

赫连寒冷冷的看着阮棠手中的黑布,他终于明白自己的那一抹违和感是哪里来的。

黑布的确是贡品,今年江南运过来,总共没到百十斤,皇上赏给他的母妃,他的母妃没有舍得吃,让人拿来给他的,他拿了三个给阮沁儿。

阮沁儿没有吃却出现在这里,成为诬陷阮棠的证据,面对这样的证据赫连寒一时之间语塞,他内心挣扎,想着是不是趁机而上,直接借此机会把阮棠给变成下堂妇,自己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的重新迎娶沁儿!

阮棠挑了挑眉头瞧着他的样子,心想着跟自己的揣测八九不离十,带着浓浓的讽刺继而又道:“母亲,女儿现在是晋王妃不假,晋王爷深受皇上的疼爱,能拥有这个也不假,但是女儿刚刚在沁儿妹妹的房间看到了!”

“这么笼统没有几个贡品,出现在妹妹的房间里,又出现在瑜洲嘴里,到底是巧合?还是有人故意瞧不上我们姐弟二人,下的套?”

林素珍浑身一抖,心里暗骂,这个贱蹄子,什么时候嘴巴如此之溜,可是她是一品宰相夫人,不能像市井泼妇一般,把污言秽语挂在嘴里,只得目光弱弱的看向自己的夫君。

阮丞相心思浮沉急转,打着弯,也不敢纵容阮瑜洲和林素珍过来冤枉阮棠,老好人一做道:“小孩子误食了果子,生死关头被救,口不遮拦胡说八道,晋王爷,晋王妃不要见怪!”

阮瑜洲一见到自己的诬陷没有得逞,一屁股坐在地上,哇哇大叫哭喊:“爹,你怎么能放过如此伤害我的凶手?你不疼我了吗?”

阮棠眉间突突地跳,随即伸手一巴掌甩在阮瑜洲脸上:“身为丞相府的公子,有失德行成何体统!”

阮瑜洲被打蒙了,手捂着脸,难以置信的看着阮棠,阮棠把她发抖的手往背后一背,冷然的瞧着林素珍把阮瑜洲搂在怀里,哭得委屈万分。

赫连寒眼中寒意一闪,向前一拽,拽住阮棠的手对阮丞相道:“阮大人,六日之后还进皇宫,晋王府有太多的事情没处理,就不在这里用膳了!”

阮丞相巴不得他们赶紧走,面上却露出惋惜:“即使如此,臣就不挽留王爷和王妃了,王爷王妃请!”

阮棠看着哭着眼泪鼻涕一把的弟弟,就不愿意这么快离开,她得把他给掰回来,不能让他这样浑浑噩噩混蛋下去。

扭动着手腕挣扎,岂料赫连寒本就不给她挣扎的机会,直接把她拖出阮府强制性的压上了马车。

进了马车里赫连寒手一甩,把阮棠甩趴在车厢里,对着外面命令回去,随之又对阮棠厉言道:“本王答应你给你王妃应有的一切,你就给本王消停点!”

阮棠心神一敛,慢慢的坐了起来,掏出手帕裹住自己刚刚一摔跤被粗粒石子刮伤的手:“真是好笑,我是你的妻子,你看别人冤枉我,非但没有给我出头,还当缩头乌龟狼狈的逃跑,这就是所谓应有的一切?”

赫连寒眸色一沉:“冤枉你的不是旁人,是你自己的亲弟弟,你不嫌丢人现眼,本王都觉得害臊!”

阮棠冷冷的勾起唇角:“你害臊什么?害臊臣妾不知廉耻抢了自己妹妹的夫君?害臊臣妾没有跟你琴瑟和鸣?”

“王爷,可别呀,咱们现在才刚刚走,你后悔了还可以回去,臣妾可以随时随地让出位置,不耽误你和妹妹恩爱如昔!”

赫连寒好不容易压下翻滚对阮沁儿愧疚,一下子又被她点燃起来,扯过她的手臂。

阮棠惊慌一叫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赫连寒阴闷一笑,什么也没说,掀开车帘,直接一脚把阮棠给踹下马车。

阮棠啊了一声,没有任何反击能力,直接从马车上坠落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马车人在行走,赫连寒声音从马车里传来:“王妃嫌弃马车坐得太累,要步行回去,好生小心的在旁边伺候着。”

阮棠浑身摔得生疼,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,摸出银针,对着自己扎了两针,让疼痛的身体缓和了一下。

冷笑了一声,看着远去的马车,一抹危险蔓延在眼底,反其道而行,根本就没有随着马车的方向而走,而是重新返回往阮府走去。

奉命看着她的春意一见她不跟马车走,伸手横拦:“大小姐,王爷让你走回去,你走错方向了!”

阮棠嘴角挂着冷笑,也不与她多说,手指夹着一根银针,直接扎进春意身体里。

“啊!”春意一声惨叫过后,她瘫软在地,身体抽搐。

旁边的人见状,不该上前阻拦阮棠。

之前马车行走,并没有走多远,走几步转个弯,就看到阮府,阮府看门的人没有想到阮棠去而复返,急忙去通知夫人和老爷。

阮棠重新进了雅清苑,阮沁儿描眉画唇,眼含春光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坐在铜镜前。

阮棠本想悄然走进去,给她一个惊喜,奈何林素珍来的比她想象中的快。

对于亲生女儿的护,林素珍表现的护阮瑜洲判若两人,用略微丰满的身体直接挡在阮沁儿身前。

阮棠转身勾唇一笑,对着随之而来的阮丞相道:“女儿参见父亲,女儿奉王爷之命,特地去而复返接妹妹去王府!”

小说《撩了王爷还想跑》 0010:踹下马车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江湖恩怨小说
  2. 婚姻爱情小说
  3. 历史小说
  4. 搞笑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