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学网 > 小说库 > 仙侠 > 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

更新时间:2019-09-04 11:56:18

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 hg6686黑钱|官方网站

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

来源:幻想书院作者:清酒煮茶分类:仙侠主角:天玄红线

《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》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仙侠小说,小说的作者是清酒煮茶,主人公叫天玄红线,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:至尊无上的战神——天玄帝君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月老给算计了!让他和一个小丫头结良缘也就算了,还要法力尽失,帮她种田经商?天呐,更重要的是这女人还一脸嫌弃,拿他当祸害?喂,女人!给本帝君滚过来!本帝君让你看看三千年来你是怎么做舔狗的!什么?风水轮流转,今年轮到他?!“娘子,你饿不饿渴不渴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天玄睨了他一眼:“他动不了了,怎么成亲?他不成亲,本君怎么抓到水妖?”

那眼神,分明在说:你傻呀!

月老讪讪一笑,心道:还抓水妖?就以您现在三十点功力,到时候水妖不抓您已经了不起了!到时候不要倒求着小老儿来保护您!

和天玄相处越久,月老一手心口不一的功夫练就得越发炉火纯青。

当面他从来都是将天玄捧得高高的,没办法,谁让人家武力值“曾经”那么强呢。

至于背后嘛,该腹诽的还是得腹诽,狠狠狠狠地腹诽。

“公子说得是,说得是。”月老打了个哈哈。

“红线,要不要拜本君为师。”天玄侧了侧身,依旧靠在门框上,看似漫不经心地问拿湿毛巾替虎子小心翼翼擦伤口的姑娘。

红线看向他,问:“我能学到什么?需要什么条件?”

果然是出身在商贾之家,天玄心想。

他有些不耐烦:“早上你不是已经见识过了?不需要条件,纯粹是本君不愿意每次你有危难时都挺身而出,太累。”

说着,他一手搭在月老头上,笑眯眯道,“小月,若是她能运用本君教会的本领化险为夷,是不是功劳一样算在本君头上?”

月老迟疑了一瞬,马上讨好道:“是是,当然算在您头上了。并且恢复的点数不比您亲自出手少!”

天玄满意了,颇有深意拍了拍月老稚嫩的肩膀:“算你有眼力见儿。”

月老:我能说不吗?在九天第一战神面前还敢有什么异议......

除非活得不耐烦了。

天玄凉凉的目光落在红线身上:“你能学会情况不妙时妥协,更能学会不想妥协就用武力解决。比如......”他顿了顿,慢吞吞道,“手撕陈麻子,脚踩徐大力。”

红线原以为他是专门和她作对的瘟神,从他的眼神里她明明可以读出不耐和嫌弃,甚至有几分厌恶,为什么他还要屡次三番帮自己?

红线有些发怔。

“本君数到三,你若不愿意就算了。”天玄脸色不大好看。

堂堂战神,万年来不知多少神啊仙的欲拜他为师,都被他嫌烦拒绝了。

现在可好,他好不容易开了金口,这丫头竟还要考虑这么久?

“月老连忙拽了拽红线的衣袖:“姐姐,快点儿叫师父啊!我家公子功夫了得,有他罩着,你这辈子,不,下辈子,下下辈子都可以横着走了!”

而且是在人妖神三界横着走!

天玄没将他这“下下辈子”放在心上,以为不过是月老口头上随便一说。

没想到他这一护,真的护了红线三世......

“好。”红线一拱手,“徒儿资质愚钝,往后,还请师父多多教诲。”

说完,她还真就端端正正跪在地上给天玄磕了三个拜师响头,叫了他一声“师父”。

“起来吧。”天玄眉头微微蹙了蹙,道,“状纸写好了吗?”

红线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白布递给天玄,白布是昨天搭灵堂的时候红线央了顺子叔特地剪下来的一块。

天玄看了一眼:“都写的些什么,你就拿这个给县太爷看?”

因为那白布上的字不甚清楚。

月老凑过去一看,见白布上的字模模糊糊,像是炭灰,忙替红线说话:“公子,姐姐能想到用炭来写状子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徐家人个个大字不识一个,去哪里找笔墨纸砚呢。”

“小月,告诉本君,她到底是什么人。值得你时时向着她护着她?”天玄一手搭在月老肩膀,弯下腰凑到他耳边低声问,“应该不只是一根红线那么简单吧?”

九天之上仙家众多,也没见过天君如此煞费苦心,宁愿算计他也要满足哪家仙子心愿的。

月老打了个哈哈:“小的这不是和她相处时间久了,离不开她了吗?”

天玄盯着他,冷笑了一声。

月老只觉得一股凉风倏地扑面而来。

“你既这么护着她,那你重写一副状纸。”天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叫上小道士,陪她去县衙。”

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走。

月老在他背后大声说:“公子,那小道士叫闲乘月,现在正在村东头替咱们造房子呢。”

“闲乘月......”天玄脚步未停,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似有三分不屑三分讥诮两分同情,余下的大概是势在必得的算计?

大柱扒开两家交接处稀疏的篱笆,跨了过来:“红线,你们真准备去告官?”

“嗯。”红线点头。

“俺家有牛车。”大柱忙道,“俺借给你们!也算俺尽一份儿力!”

之前红线说要告官的时候他一声没吭,也没有任何阻拦,只是觉得实力悬殊太大,所以不敢表明自己的想法。

其实是很想帮忙的。

顺子叔听说陈麻子带着人闹了丁家的灵堂,急急忙忙跑来。

见虎子被打得鼻青脸肿的,恨恨道:“这陈麻子真是太过分了!惯着打手打死了人还不够,还要亲自带人来斩草除根是不是!”

“顺子叔,这回他自己也没讨到好!”大柱两片大刀眉一挑一挑的,眉飞色舞,“刚才他们一帮子十几个人在院子里打滚呢!俺刚刚瞧见了,是公子和小月踢的。”

说罢,一脸崇拜看向天玄,“公子,您可真厉害。这功夫,能不能也教教俺?”

他刚听见公子上赶着要收红线为徒,自己身体结实可比柔柔弱弱的红线更适合练武,公子一定不会拒绝。

“红线是本君的关门弟子。”天玄看了一眼红线,皱了皱眉,“也是本君唯一的弟子。”

拒绝得如此直接,毫不客气。

大柱憨憨一笑,挠了挠后脑勺:“俺知道了。”

虎子这边有顺子叔和大柱的照料,红线放心下来,和天玄月老搭了牛车就往县城里赶。

而小道士闲乘月则沦为了他们赶车的车夫。

闲乘月坐在红线前边,知道她就是前天将他从水里救起来的姑娘,红着脸和她道谢:“那日,多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

“那天你已经说过了。”红线说,“举手之劳,别放在心上。”

月老看向闲乘月,总觉得他看红线的目光有些不一样,他皱起眉头暗地里捏了个诀,闲乘月脚腕上的红丝线现了出来。

小说《三生缠爱:帝君大人,来种田》 第一十一章 她是我唯一的弟子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空间小说
  2. 青春小说
  3. 宫廷小说
  4. 惊悚悬疑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